www.809997.com

新人报到

时间:2021-07-22 09:15  作者:admin  来源:未知   查看:  
内容摘要:马路边上有一个发廊,在门口的人行道上摆了一个豁大豁大的晾衣架,那上面晾的都是毛巾。五颜六色的,跟万国旗似的。晾衣架支棱着,把只有两米宽的人行道全给占了。占了人行道也占了盲道,往来路过的行人只能走马路牙子下面的非机动车道。行人下来走,自行车

  马路边上有一个发廊,在门口的人行道上摆了一个豁大豁大的晾衣架,那上面晾的都是毛巾。五颜六色的,跟万国旗似的。晾衣架支棱着,把只有两米宽的人行道全给占了。占了人行道也占了盲道,往来路过的行人只能走马路牙子下面的非机动车道。行人下来走,自行车就得往里靠,绕开人行道就跟机动车走在一条线上了。行人走到这儿,十个有九个嘴里都得念叨一句:“这发廊真够没眼力见儿的。”骑自行车、电动车的人更是不爽,一边对付着突然出现的行人一边嘴里念叨:“真是缺了德了!”霍亮的师傅之前来过好几次了,怎么说都不管用,每次都换着人出来跟他们对付,这回师傅决定来个干脆的。

 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城管就成了高危职业。说出来霍亮也是全日制大学本科毕业,寒窗十年还带考公务员,过五关斩六将,又是笔试又是面试,考完了还得培训、跟师傅才能上岗。第一天发了制服,霍亮拿到手里还没摸热乎就颠儿颠儿地穿上了,一米七五的小伙子,体重180斤,穿上制服看自己打心眼里都觉得美得慌,老队员打旁边过,乐呵呵地冲他来了一句:“行啊!穿得够快的!早晚有一天你得想脱了它!”

  他们一辆五十铃货车,车上四个人。三个队员,一个保安。说是三个队员,一个是霍亮的师傅,小五十的人了;一个大姐,四十多岁;还有一个他,有制服还没发执法证,只能跟着看不能动。

  到了发廊前边,执法车往路边一停,师傅带着保安就下去了。俩人二话不说,彩库宝典开奖结果直播搬起晾衣架子连着毛巾就往车上放。那发廊刚开门,里面的大工小工发型师造型师洗头师……乌泱乌泱就全出来了。霍亮一看,哎呀妈呀,人家也是穿着制服的,那一水儿的白衬衫黑坎肩,一头的杀马特,黄的红的紫的,不知道还以为是韩国组合集体理发来了呢。

  师傅不言语,就是往车上搬。穿着黑坎肩的大工小工就过来抢。一边抢,嘴里一边骂骂咧咧,霍亮听着都脸红。师傅也不生气,嘴里就几句话:“跟你们说多少回了?说多少回了?让你们收你们就是不收!还不收是吧,我替你收了!”

  聚过来的黑坎肩越来越多,霍亮在车里坐不住,也想下车帮忙。可是同车那大姐,回头眼神里是带着幽怨带着怜惜地看了他一眼,慢悠悠地说:“坐着别动啊!以后见得多了你就习惯了……”

  围的人多了,骂的人也多了。这些人也真是,刚才还骂发廊挡路呢,怎么这会儿就改骂城管了?霍亮心里一阵一阵地委屈,师傅却脸不变色心不跳,只见他两膀一较力,“咔嚓”一声,结束了和黑坎肩们的较劲,一两秒钟的工夫,刚才还双方僵持不下呢,一瞬间之后,衣架子、毛巾们已经被师傅牢牢攥在手里,说时迟那时快,就见师傅一个健步,一甩膀子,衣架子和五颜六色的毛巾们就被扔在了车斗里。

  然后,师傅用手一指那几个刚刚和他较劲的黑坎肩儿:“您几位,跟我去城管执法队,我们给你们开具相关法律文书。”再看那几个黑坎肩儿,呼啦一下子就散没影儿了。

  他师傅来一句:“咱们执法是有过程的。这家发廊我来了不下四回了,我磨破嘴皮子的过程群众看不见,我执法的结果,人家全看得见。目不可信,心不足恃。圣人都做不到,何必要求群众?”

  到今天,霍亮已经当城管五年多,最大的收获是胆儿越来越小。跟媳妇走在大街上,不敢并肩手拉手儿;回家,老妈站在门口看见他,肯定前前后后先把他扒拉一遍才让进门,上眼还得上手,就跟过安检似的,确认了身上没带伤没见血,老太太这才长舒一口气放行,嘴里还得念叨:“全须全尾儿回来了。”



Power by DedeCms